追蹤
H少年‧Z主義
關於部落格
告訴我‧你是誰‧因為我想更新
  • 2311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Wild Adapter疾暴執行部 02

***
我想從人間消失。
為什麼人類不能像肥皂、糖果或冰塊那樣,一點一點地融化或消失呢?

***
第二集了,感覺很快?
大概是因為以前等最遊記的時候,等太久了吧?
這次的內容,屬於「沙織篇」。
開場就是那不停的疑惑和絕望,偷竊、翹家不過是家常便飯。
沙織這次角色,為一名混混的女人,懷了小孩,而處於逐漸意識到恐怖事實的狀態。
對於很多事,沙織都偏向悲觀,很容易就把自己想成悲劇女主角。
聖懷疑峰倉老師是否故意的?
時下的年輕人,犯下任何一種錯,感覺都是很平常且常見,沉溺於漫畫裡的悲劇觀、肥皂劇的染缸和社會胡亂,不知不覺都養成了病態的心理。
不過,想想,這就是現實麻?
只是看待的輕重不同而已。

***
許多人在我眼前死了。
有的殺人有的被殺,後來我發現,殺人是一件,再簡單不過的事了。
今天是我第一次興起殺人的念頭。
***

時任這次有醒來唷ˇ
果然是隻貓咪,可愛果決、不認輸、直言。
在久保田帶沙織回來時,時任就有點小醋味,沙織也感覺到氣氛怪怪?(嘻嘻~)
當然怪怪的囉,因為久保田是寵愛時任的>/////<
從時任做了惡夢,久保田會握緊他的手這點,就能明白!
而且時任是搶手貨!!?嘎嘎!?
連這集出現的東條組副長 關谷,都對時任說「你是...哪一家養的小貓?長的真可愛。」
然後久保田即時出現「那隻小貓──是我家的孩子,可以請你還給我嗎?」
呀呀>/////////<
久保說是他的耶!?
打鬥過程中,時任被關谷挾著刀子在脖子時,久保田狠狠的看著關谷。(簡直是在說你敢動我的所有物...,就得死。)
最後在回去路途,發現時任被關谷傷到脖子時,久保田還喃喃的記下了這仇。

當然最妙的是!?
沙織發現了一件事...。(重大事件!?)

「我錯了──而且錯得離譜。」沙織說。
我...第一次見到你們的時候,我就覺得奇怪。為什麼...為什麼時任會那麼依賴久保田呢?
實際上,是你──依賴對方的人是你才對──。

沒錯!?她發現其實是久保田依賴著時任!!
但久保田聽完這句話後,只是笑了一下。

『那又如何?』...他的眼神彷彿在那麼說。
比起殺手,比起屍體或黑道,那個笑容...更教我覺得害怕。

***
人類,沒辦法像冰塊那樣融化消失...,所以我們只能繼續活下去。
既然我們連著形體一起被生出來,就要設法支撐形體活下去。
雖然內心早已腐化成一攤爛泥,不過這一刻,我確實是存在的。
活著的每個人,都得背負著這個重擔。
直到──死亡那一天來臨為止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